電梯左行右立?黃疸必吃茵梔黃?我信你個鬼!_蕪湖新聞網

編輯:侯晶晶 發布時間:

道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乘梯不規范,親人兩行淚。

同一個世界的大家,

最近都有同一個疑問:

“春筍吃了,油菜花也看了,

短袖也穿了,秋褲又套上了,

甚至羽絨服也穿上了,

是不是快過年了??? ”


裹在被子里的蕪小新不禁感慨

最近的溫度啊

仿佛是參加了滿30減15的活動

忽高忽低,變化莫測

簡單來說就是:

你在三亞露著腰

她在沈陽裹著襖

我在蕪湖,

一會露腰、一會裹襖

忙得不可開交......

但是!

“坑人的可不止是蕪湖的天氣

事情是這樣的......

日本的東京、大阪等人口密度較高的城市,人們在使用電動扶梯的過程中,逐漸形成了左行右立或者左立右行的習慣。之后,我們國家的許多城市也開始推崇“左立右行”。

你問為什么?

那么現在蕪小新想問問你:

最近幾天

上海地鐵站發生了一點變化

乘梯須知變了!

全新的乘梯須知被貼在地鐵站里

新版“須知”細分為“八項禁止”和“四個注意”

第一條就是“禁止行走或奔跑”

消息一出來

網友就炸開了鍋!

不僅是上海,香港地鐵宣傳語也已改為“握扶手,企定定”。宣傳畫上,電梯上下來的兩個人相互攙扶,每人都扶著扶手。南京,廣州、天津、西安等地地鐵也早就不再倡導“左行右立”。

蕪小新的普及:“企定定”,廣東話的意思是站著別動!

此外,一些國外的發達國家也撤銷了”左行右立“的倡議:韓國曾大力倡導過扶梯“左行右立”,但后來該倡導被取消。此外,加拿大、美國、日本也相繼取消“左行右立”,美國在廣播時提醒“請抓緊扶手,中間站立”,日本則強調“不要走、不要跑”。

蕪小新的話:不是文明素養嗎?不是基本禮儀嗎?為啥都相繼取消了呢?(蕪小新一臉問號)

“左行右立”不合理

▼▼▼

第一是設計角度,扶梯從設計之初就沒打算讓你走。樓梯的臺階高度一般在16到17厘米,但扶梯的臺階高度在24厘米左右并有很多鋸齒間隙,無論是走或跑都很容易發生危險。

在上海,一年多前,一位五十多歲的女士帶著8歲侄女乘坐地鐵,兩人乘著上行自動扶梯。后面有位男乘客想超越8歲女孩。該女士隨即將侄女拉過避讓。但那時侄女已經被男乘客碰撞,站立不穩。女士為保護侄女,身體失去平衡,從扶梯上摔倒。事后,醫院診斷女士為脛腓骨干骨折,并進行了手術。經鑒定,其左腿受傷較重,構成了一定程度的傷殘男乘客最終被判賠償受傷女士各種費用11萬余元

香港的一項調查顯示,扶梯摔倒事故中43%是由于人們在扶梯上移動或行走,“一些人因為行走,腳下出錯導致身體失去平衡而摔倒”,香港地鐵的工作人員解釋。

蕪小新的話:扶梯摔倒事故中43%是由于人們在扶梯上移動或行走,劃重點:不安全!不科學!不提倡!

第二是從保障運行的角度來說,長期右側站立,會對扶梯右側造成比較大的磨損,會導致扶梯局部部件承受過多的沖擊,比如梯階與側板的間隔變大等等。

在有關上海地鐵的一項調研中發現,約80%以上的扶梯,其右側梯級鏈明顯比左側磨損嚴重,導致梯級輕微傾斜,梯級兩側擋板及梳齒板磨損加劇。盡管按照國家相關規定,所有電梯每個月都要保養一兩次,但這種不平衡帶來的機械疲勞磨損,不見得全都能立即發現。這又有可能產生重大安全隱患。

蕪小新的話:那句話咋說來著?實踐出真知!如果沒有實行“左行右立”,大家還在眼熱別的國家或者別的地區,“哇,你看他們城市文明程度好高啊!”實踐之后,就會發現推廣“左行右立”這事,弊大于利怎么回事......

所以從安全角度考慮,有必要改變左行右立的倡導!乘坐自動扶梯,最好能左右兩側站立均勻,扶好把手,別走動。

蕪小新的話:有人問那有急事趕時間咋整?請爬樓梯,謝謝~

“左行右立”已叫停,主要是從安全角度考慮。而乘自動扶梯需要注意的安全問題可不止這一條。比方說新版的自動扶梯乘梯須知的四項注意里的“必須握住扶手帶”,據蕪小新的觀察,大部分朋友都做不到!

蕪小新的話:像蕪小新這種謹慎的人,大部分情況乘坐電梯都會緊緊握住扶手帶,卻常常被蕪小新朋友無情地嘲笑!手動@那群沒有安全意識的朋友們,請注意安全!

香港的調查還顯示,約51%的事故涉及老年人和兒童,大都由于站得太靠近邊緣或攜帶沉重的行李而失去平衡

就在3月30日,廣東東莞常平正利廣場,一女子單手抱著嬰兒乘坐自動扶梯時,一個重心不穩,身體失去平衡,瞬間,懷里才三四個月大的嬰兒不受控制脫手而出,從3樓的自動扶梯掉了下去

蕪小新的提醒:道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乘梯不規范,親人兩行淚。

此外,蕪小新的朋友圈

最近也有寶媽們表示

茵梔黃坑了!

▼▼▼

最近丁香醫生微信公號發了篇文章《茵梔黃退黃的殘忍真相!看完你還敢給孩子用嗎?》。到底咋回事?大家小時候吃的茵梔黃到底還能不能愉快地吃了?

首先啊,黃疸本身只是一種生理表征,它是由于血液里膽紅素過高引起的。寶寶剛出生時,由于各種原因膽紅素會升高,而肝臟功能發育不成熟,處理膽紅素的能力有限。代謝不掉的膽紅素就會聚集在血液里,達到一定量后就出現黃疸的癥狀。黃疸是新生兒發生率很高的病癥,絕大多數新生兒在出生 3 天左右會得黃疸。通常生理性黃疸會在寶寶出生后 5~7 天開始下降,14 天后逐漸褪完。

無論是足月兒還是早產兒,出生后都會出現黃疸,其中絕大部分是生理性的,少部分是病理性黃疸。但隨著孩子肝臟功能一天天強大,聚集的血膽紅素最終會被排出體外。

蕪小新的話:也就是說大部分的嬰兒黃疸都是可以自愈的!

關于茵梔黃的問題,對嬰幼兒問題一無所知的蕪小新做了些功課

16 年 CFDA 發布公告:對茵梔黃注射液說明書提出了修訂要求:

茵梔黃本身是中成藥,成分不明確,毒副作用很難評估。注射了茵梔黃之后,容易引起胃腸道出血、腎功能異常的不良反應。且在禁忌項注明了新生兒、嬰幼兒禁用

17 年 CFDA 重新發布了修訂茵梔黃口服制劑說明書的公告,其中明確強調了口服茵梔后會出現腹瀉、嘔吐和皮疹等不良反應。

蕪小新查了下,確實有些寶媽對茵梔黃產生了質疑:

       還有的寶寶出現的便血的情況:

那么如果寶寶有黃疸,到底怎么破?

其實出現黃疸時,如果是生理性黃疸,給寶寶多哺喂即可;如果黃疸是病理性的,使用藍光治療,才是正確退黃方法。

蕪小新的話:簡單粗暴地說,就是多吃多拉促進膽紅素迅速排出體外!還不行就藍光照起來!

你以為的世界

總是在發生各種變化

對于這些在實踐中

逐漸被打破的“舊規則”

你有啥想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