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勵青少年踢攻勢足球 推出“中國足球理念” -蕪湖新聞網

中國足協新任技術總監克瑞斯·范普維爾德12日接受了新華社記者的專訪。這位比利時足協前技術總監、俄羅斯世界杯上助力“歐洲紅魔”闖進四強的技術權威詳細介紹了他來中國后的工作內容、推崇的足球哲學以及如何幫助中國足球取得技戰術改進的思路。

國足為何跟不上伊朗隊的節奏?

范普維爾德表示,他在來中國的5個月時間里去各地看了各級別的比賽,還去阿聯酋看了國足征戰亞洲杯、去馬來西亞看了國奧隊踢亞預賽。當記者問國足輸給伊朗的四分之一決賽有沒有暴露中國球員的問題時,范普維爾德表示,這個問題可以從兩方面來看,一是以卡塔爾足球為例,正確的過程才能得到好的結果,二是國足與伊朗比差在哪里。

“國足球員處理球一般分成三個步驟,第一是接到球、第二步是考慮怎么出球、第三步是處理球。”范普維爾德說,“但對高水平球員而言,處理球只有一步,他應該在接到球之前就提前觀察好場上情況,想好該怎么處理球,然后接到球后只有一步就能處理。”

“伊朗隊是支強隊,他們身體強壯、踢得很快,而當比賽節奏很快時,中國隊就會出現很多失誤,這不是一個個體球員的問題,這是整體水平的問題,這點我和里皮交流過,并且有著一致的看法。”范普維爾德說。

范普維爾德說,以卡塔爾足球為例,他們在2006年就請來了如今的西班牙籍主帥,并且步步為營地堅持下去,終于在今年取得了結果,他們擊敗了亞洲水平最高的球隊之一——日本隊,這是值得中國足球借鑒的。“好的結果只有在堅持正確的過程后取得,現在我在中國的工作就是要推進這樣的過程。”

喜歡“瓜式”足球哲學

當被問到欣賞哪種足球哲學,比如在瓜迪奧拉和克洛普之間更喜歡誰時,范普維爾德表示,盡管他也很欣賞克洛普在防守反擊中的高效和高位壓迫,那也是很先進的足球,但個人而言還是更喜歡瓜迪奧拉式的足球哲學。

范普維爾德表示,他會和中國足協技術團隊的同事一起努力,希望能激勵中國的青訓教練和球員踢攻勢足球和采用433陣型,他愿意通過訓練示范和團隊交流中的“共同創造”來傳達自己的思路和主張,和中方同事一起把過程做好。

“我不想用革命這樣的詞匯來表述。”當記者問中國足球是否需通過一場技戰術革命來取得新生時,范普維爾德說,“我也不想用‘說服’這樣的詞匯,我更愿意用‘激勵’。我想激勵中國的教練和青年球員們踢攻勢足球、勇于一對一盤帶、勇于壓迫、善于在場上做出提前的預判,能經常在局部形成多一人優勢,這很關鍵。”

范普維爾德認為,一對一是足球的技戰術基礎,在此基礎上可以在訓練中聯系2對2、5對5和8對8,必須鼓勵青年球員敢于進行一對一的突破,只要打好這樣的技術基礎環節,才能駕馭后面的整體戰術。通過合理的跑動來形成局部多一人的優勢并且重視多掌握控球權也是必要的。

這位比利時技術權威、歐足聯發展和技術委員會委員對攻勢足球非常推崇。范普維爾德假設說,一支青年球隊在訓練中碰上類似曼城的強大對手,他不會鼓勵球隊在禁區前“擺大巴”進行死守,而是會鼓勵球隊前壓、壓迫對手進行進攻。

“當然,這是指在訓練中,而不是正式比賽,這是成長必要的一部分。”范普維爾德說。

中國足協技術總監克瑞斯·范普維爾德12日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表示,中國足協支持他推出“中國足球理念”,將全力支持他進行技術理念設計的工作。同時,范普維爾德也將獲得指導國管部、女子部、青少部等部門工作的權力。

接下來他將和團隊通過全國路演的方式傳遞“中國足球理念”,走入各地青訓中心提供技術支持,并開展建立球探體系與培養計劃、建立外籍教練的工作內容和評價標準等多方面工作。

中國足球選材標準需要改變

當記者問及中國青訓中的選材標準往往傾向于高大、強壯的球員時,范普維爾德表示,有的球員比較晚熟,不能因為其身體不夠高大強壯就放棄。“比如在那不勒斯踢球的比利時前鋒梅爾滕斯,在他很小的時候身體條件很差,但他卻明顯有巨大的發展潛力,你不能拿他和盧卡庫那樣的身體條件相比,不能淘汰這樣的技術型、潛力型球員。 ”

范普維爾德說,在選材上他希望重點能挑選一些技術型的、有潛力的球員,他之前去武漢看過一次青少年球員的比賽,發現中國青少年球員中有天賦和潛力的球員大有人在,那次比賽他認為其中有20多個孩子有相當的潛力,只是后面需要正確的過程的培養。

范普維爾德不認為媒體評論的“中國球員不善于動腦踢球”是正確的,他認為各級國家隊中都有一些會用腦子踢球的球員,至于如何解決球員不會提前預判的問題,他提出球員應該在接球前就學會像雷達一樣掃描周圍情況。

“球員在接球之前、在無球狀態下必須學會提前的左右觀察,我稱之為‘掃描’,”范普維爾德說,“你看歐洲高水平球員一般都是這樣、在接球前就左右快速扭動脖子、觀察好周圍情況。我在訓練中常常要求球員舉手來跟我描述身后的對手和隊友的站位情況。”

范普維爾德說,他不怕從零起步,“假如我的面前是一面白墻,我們完全可以在上面畫出美麗的圖畫。”

中國足球需要自己的技術風格

對于比利時足球在經歷1998年世界杯和2000年歐錦賽的挫敗后,通過一場由防守足球到攻勢足球、技術足球的轉變而實現騰飛的經歷,范普維爾德是津津樂道,不過他也強調中國足球必須要有自己的風格,而不是單純地模仿。

談到當時比利時足球界是如何統一思路、由雖然組織嚴密、卻更重視防守反擊的風格變為各級球隊統一改練433陣型的攻勢足球時,范普維爾德介紹說,那也是經歷了好幾次大的專家會議和論證,比利時足球人對之前的死板踢法進行了反思,然后逐漸達成要改踢攻勢足球和技術足球的共識,于是各種球隊紛紛改踢433陣型、在青訓中尤其強調進攻和一對一突破。

當記者問是否安德萊赫特隊為鼓勵進攻和技術型踢法甚至采取343陣型、并在青訓中不怎么允許鏟球時。范普維爾德回答說,當時安德萊赫特隊的確有類似做法,踢3后衛是因為故意減少一名后衛而讓自己的后衛有更多一對一的機會,從而得到更大鍛煉,而不鼓勵鏟球則是因為鏟球往往是一種防守風險很大的動作,一旦被晃過就沒有補救機會,他們的青訓鼓勵的是技術型天才和動腦來攔截。

范普維爾德表示,他自己也希望中國球員在青訓中要盡量少使用鏟球,他不鼓勵青少年球員在訓練中過多使用鏟球。

范普維爾德還表示,他會去法國看6月份的女足世界杯,還會為中國女足做些工作。

蕪湖數字報


蕪湖日報

大江晚報